欢迎访问德清县白蚁防治研究所

 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|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
新闻动态

全文检索

白蚁为何年年来,蚁窝啥时彻底端

 发布时间:07-21

  又到了白蚁集中爆发的季节,不少居民家中遭殃。黄浦区绿化面积较大,又有不少砖木结构房屋留存,更成为白蚁入侵的重灾区。为何年年除白蚁,白蚁仍会年年来?公共区域的白蚁问题,应该由谁出面进行防治?针对居民提出的问题,“解放热线·夏令行动”记者对黄浦区白蚁防治问题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  白蚁成群飞入,屋内不敢开灯

  “怕白蚁再飞进来,这一个月晚上没敢开过灯!”6月10日,住在成都南路老弄堂里的胡先生家里第一次遭遇白蚁“袭击”:“那天吃好晚饭,收拾妥当,突然有一大群虫子密密麻麻从窗口飞进来,感觉有成千上万只!”他一下子慌了,赶紧关紧门窗,但白蚁仍然源源不断从缝隙处进来,挡也挡不住。白蚁喜高温,有趋光性,眼看它们一股脑“冲”向亮着的灯管,胡先生马上关了灯,再打开空调冷气,蚁群终于渐渐散去。

  “白蚁进来就几分钟,沙发上、地板上、桌面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白蚁翅膀。”借着窗外的光,胡先生和妻子把家具一件件拉出来清理,打扫到下半夜才睡。记者到访时,虽已过去月余,抖一抖窗帘,拍一拍沙发坐垫,仍有半透明、1厘米长的翅膀飘落。

  天一亮,胡先生连忙到处打听,寻求解决之法。两位有经验的邻居告诉他,白蚁公司上门服务得花费上万元!“这么高的价格,我怎么负担得起?白蚁是从窗户外面飞进来的,凭什么我掏这个钱?”胡先生选择采取“缓兵之计”:提前吃晚饭,屋内不开灯。

  半个月过去,白蚁果然没再“现身”。6月底,胡先生为接待朋友,壮着胆打开灯,不到半小时,白蚁又密密麻麻“钉”在了纱窗上,还有一些正在从窗户缝隙鱼贯而入……这次,胡先生拨打“12345”求助,3天后得到回复:拨打“962121”物业服务热线可咨询白蚁防治及处置措施。

  电话打过去,工作人员告诉胡先生,因为他住的是公房,产权国有,防治白蚁的费用由政府出,他这才放心。当天晚上,就有专业人员到家里做专门检查,针对可疑点位喷洒药水。原来,白蚁在邻居家空调室外机下筑了窝,循着光源飞出,侵扰附近居民生活。邻居家的现住居民是一名年轻租客,平日上夜班,“他肯定也发现了白蚁,但也以为要花很多钱,不敢叫人来打药。”

  经居委会协调,7月9日,邻居房东现身,敲开了租客的门。“那么大一窝,室外机下垫的木板已经被白蚁蛀松了,他的窗台上落了一层翅膀。”胡先生谈起当时情形,仍然心有余悸,一个月波折,“白蚁风波”告一段落。

  公共区域蚁患,怎治标不治本

  刘先生在长乐路上经营一家服装店,他说一到梅雨季,和白蚁“斗智斗勇”是这条街上每家商铺的必修课。“我们有个微信群,随时沟通情况,一看见白蚁往外飞,就在群里说一声,整条街灭灯。”刘先生说,白蚁倾巢出动往往在晚上七八时,这段时间正好是客流高峰,一遇白蚁“造访”,生意根本做不成。

  路灯下、车灯前、商铺里……凡是看得见的有灯光的地方,都聚集了成群白蚁。为阻止白蚁进店,刘先生想过不少办法,给店铺门框加装海绵密封条,用宽胶带挡在门口,用电蚊拍打,喷洒驱虫的药,“都没有用,白蚁一个劲往里扑,见缝就钻。”

  根据刘先生的经验,白蚁每次爆发时长不到2个小时。“确切看下来,白蚁是从路两边的梧桐树飞出的。”据刘先生反映,长乐路的蚁患有些年头了,之前他还以为飞的是普通的小虫子,去年才听老人家说,这是白蚁。这条路上的房子不少是传统的砖木结构,刘先生很担心白蚁会将房子蛀空。

  7月7日,刘先生向“12345”反映了情况。其实,去年他就打过电话,也有专人来打药水,无奈,治标不治本。”每次打电话都有反馈,但喷了药水还是有白蚁。他也感到不解,行道树的白蚁防治应该谁来负责?为何总是不能除根?

  住五里桥街道的李先生也有相似的苦恼境遇。他家楼栋门前的路灯下总围绕着一群四处乱飞的白蚁,正好住2楼,他往外一探头就看得到。唯恐它们飞入,一旦发现白蚁,李先生家中再不敢开灯开窗,“天气本就闷热,我两个礼拜都没开窗通风了,你说难不难受?”

  “每年都投诉,白蚁每年还是会出现。”6月底,他今年首次致电“12345”投诉白蚁问题,约一周后,绿化部门给了回复,说已派专人到小区周边查过,没发现蚁窝,可能在小区内,让李先生自己与物业沟通解决。

  白蚁年年来,到底应该谁来管

  无论是行道树,还是小区内树木,在公共区域发现白蚁,防治工作谁来负责?